迷津

雾失楼台,月迷津渡,望断桃源无寻处。
随意称呼,也可以叫我汉堡> <

【双花】长天雪

塞外初春小桃枝,一阙惊鸿曲,不尽雪长天。

1.
  客栈掌柜的傍晚时推开门,踩了一脚将融未融的雪。

  他揉揉眼睛,便看到一个长身玉立的青年,正倚靠在一株早春的杏树下,眉目清隽,眼睛自盛了明朗的水,乍一看,里面仿佛就有一个水乡。

  一树疏花,一剪江南。

  他便笑着招呼道:“张公子,您在这里干什么?外边冷,还是进来喝壶热酒吧。”

  张公子闻言回过头来,眼睛一眯,露出顶讨人喜欢的笑意,颊边似有似无两个酒窝:“好嘞,那麻烦您先给我温着,一会就来。”

  掌柜的也跟着笑,塞外冰冷的朔风打着旋儿掠过暮色,他打了个冷战,搓搓手,还...

10 80

【2017孙哲平生贺/Q】青与帝国之心【双花】

*生物降维的想法源于三体3

 1.

  “警告——防护罩二级损毁,程度60%……75%……85%……”

  机甲合金外壳和大气层剧烈摩擦,流星一般向地面俯冲而下,高温机体在高空熊熊燃烧出壮丽的火花,在解体的前一秒,一头扎进了波涛汹涌的大海,刹那间腾起大片朦胧的水蒸气。

  “损毁程度90%。”

  机甲心脏部位红光一闪,驾驶舱自动弹出,落进水花中。紧接着金属胸甲终于在极速冷热交替中不堪重负,发出了尖锐的裂响,枝桠一般的裂纹爬满了整座机甲,砰然炸开!

  海面剧烈扰动,浪峰达到数米之高...

9 83

2017孙哲平字母组生日贺文预告

请各位多多关注~!(鞠躬
感谢能和大佬们一起参与今年的生贺!打滚蹬腿求支持啦哈哈哈哈哈

重度拖延症的此去经年:

本次活动采用26个字母形式,结合24h造作了一把搞了事情


本次活动tag为 2017孙哲平字母生日贺


生贺组固定标题格式为【2017孙哲平生贺/字母】文章题目【CP/无CP】


无cp就是指个人中心向,请注意。



下面是参加本次生贺组的各位太太们~


感谢各位太太们愿意接受邀请参加此次活动!十分感谢!



A——1:00     @漠花 
B——8:00...

3 623

【双花】未名花

不打tag了纯存档,从硬盘文大军里翻出来纪念一下。是我最早接触双花时的习作,末世背景。真的是瞎扯……
——

  孙哲平第一次看到张佳乐的时候,他们都还是少年。

  外面狂风呼啸,这片人类集聚区孤独地亮着淡橙色的灯光,在一大片冰冷惨白的冰雪背景中,它是唯一有生命力的色泽——虽然它也如此黯淡。

  这是人类末日的第四个年头,所有生灵都挣扎在极度的严寒以及伴随而来的各种物资短缺的窘境中,物质的需求压倒了精神,感情这种东西像稀缺品一样,以令人惊异的速度从人类身上褪去了。

  就像是与推进器分离的火箭一样,迫不及待地甩掉了“包袱”。
  十五岁的张佳...

2 31

【双花】裂弧

裂弧(1)
——

  “麻烦了,一杯苏打水。”

  男人翘起唇角,手指在吧台上敲了敲。他顺手拽开西装外套,里面衬衣扣子有两个是开的,露出精悍结实的胸膛和锁骨。

  调酒师应声转过头来,眉眼弯弯地哎了一声。他长得很秀气,有种学生般的天然感,在昏暗的橙色顶灯下发丝反射出淡淡的酒红光泽,耳钉闪闪发亮。

  “您请稍等。”

  他挽起袖子,指尖从红宝石袖扣不经意地擦过,利落地切柠檬、做装饰,伴随着泠泠水声,透蓝玻璃杯里水位缓慢上升,澄澈透亮。

  切片柠檬插在杯沿,冰水里浮动着一层舒展的花瓣,如同一场缤纷的雨。

  “本...

3 53

崖中花

《崖中花》

   文/迷津

       太阳从正午一直移近西山的时候,他一直等待的客人终于踏着血一般的夕阳尾影如约而至。

  窗户被规律地扣响三声,长长短,孙哲平回以相反节奏的敲击,暗暗松了一口气。

  仿佛猎人对踏进自己领地的猎物的志在必得感。

  青年单手勾着窗棂倒翻进来,姿势娴熟地蜷缩在木椅上,调整身体,露出猫咪被顺毛时的惬意表情。他来之前大概洗过澡了,身上散发出干净好闻的香气,及肩的头发用黑底绣银的发带随便一束,隐藏在发丝间,歪过头时会裸露出白皙的脖颈和闪烁的银光。

  “...

3 54

啊啊啊啊啊明早考高数紧张得无法fu吸
请各位祝我一定别挂
考完试就发文,我的婴儿车都准备上路了但是路还在修(……我发誓以后别这么傻先把后面一截写了再倒回去写前面

4 4

【双花】灼热之血(ABO)

上一章

8.

  叶修叼着一根小树枝,一摇一晃,百无聊赖地坐在树下。

  他烟瘾很重,嘴里没有东西就浑身不舒服。Alpha学生们不敢靠近他,只有张佳乐跟他一起排排坐,无精打采地发呆。

  “张佳乐?”

  突然惊醒了似的,被叫到名字的omega往后重重一靠,脊背和树干接触,发出一声闷响。

  叶修莫名其妙,顺口把小树枝吐出来,伸手拍他肩膀,“干嘛,这就跪啦?喂我说你也太弱了吧大花中校,跟那只废物点心一样一样的……”

  张佳乐伸手,闪电般重重一敲他手臂麻筋,成功...

13 85

【双花】莫比乌斯环

  1.
天上的雪花飘飘荡荡,张佳乐裹紧围巾,抬头看着阴霾无际的灰暗天空。

  他不是第一次来北京,却是第一次在北京看雪,朦胧的白色从苍穹中飘落下来,把一切都染得悄无声息。路灯橙黄的光芒照亮了路边某栋建筑,“义斩”的巨大招牌和战队徽章熠熠生辉。

  现在是春节休赛,义斩大部分人都回家了,只有零星的光芒从几扇窗户里透出来。他深呼吸了一下,半张脸都淹没在衣领和围巾阴影里,踮起脚尖,做贼一样偷偷摸摸绕路到后门,街边小卖部老大爷的怀疑目光如芒在背。

  堂堂荣耀大神,竟然夜晚偷偷潜入义斩战队,究竟意欲何为?!

  震惊!义斩战队夜间遭窃贼搬空家底...

6 63

【双花】杀马特和洗剪吹

1.
  “问你呢,要钱还是要命?”

  孙哲平抬起眼皮瞟了一眼对方,爆炸头不良少年立刻战战兢兢把一沓五颜六色的纸币从裤兜里掏出来,双手交给他。他从鼻子里哼了一声,接过来,另一只手上握着的匕首在指间转了一圈,表演似的闪过一朵雪亮的花。

  “走吧,平哥以后罩着你。”

  不良少年干笑了两声,想到一个月零花钱长着翅膀对面前这人投怀送抱,立刻笑不出来,赶紧脚不沾地贴着墙根溜了。

  两张粉红毛爷爷、两张绿钞和若干小额钞票,孙哲平顺手卷起来往兜里一插,心情好了不少。

  ——这种愉快的心情一直持续到他在街角一家理发店门口,迎面撞上一...

6 53
 
1 / 3

© 迷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