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津

雾失楼台,月迷津渡,望断桃源无寻处。

【双花】未名花

不打tag了纯存档,从硬盘文大军里翻出来纪念一下。是我最早接触双花时的习作,末世背景。真的是瞎扯……
——

  孙哲平第一次看到张佳乐的时候,他们都还是少年。

  外面狂风呼啸,这片人类集聚区孤独地亮着淡橙色的灯光,在一大片冰冷惨白的冰雪背景中,它是唯一有生命力的色泽——虽然它也如此黯淡。

  这是人类末日的第四个年头,所有生灵都挣扎在极度的严寒以及伴随而来的各种物资短缺的窘境中,物质的需求压倒了精神,感情这种东西像稀缺品一样,以令人惊异的速度从人类身上褪去了。

  就像是与推进器分离的火箭一样,迫不及待地甩掉了“包袱”。
  十五岁的张佳...

2 24

【双花】裂弧

裂弧(1)
——

  “麻烦了,一杯苏打水。”

  男人翘起唇角,手指在吧台上敲了敲。他顺手拽开西装外套,里面衬衣扣子有两个是开的,露出精悍结实的胸膛和锁骨。

  调酒师应声转过头来,眉眼弯弯地哎了一声。他长得很秀气,有种学生般的天然感,在昏暗的橙色顶灯下发丝反射出淡淡的酒红光泽,耳钉闪闪发亮。

  “您请稍等。”

  他挽起袖子,指尖从红宝石袖扣不经意地擦过,利落地切柠檬、做装饰,伴随着泠泠水声,透蓝玻璃杯里水位缓慢上升,澄澈透亮。

  切片柠檬插在杯沿,冰水里浮动着一层舒展的花瓣,如同一场缤纷的雨。

  “本...

3 46

崖中花

《崖中花》

   文/迷津

       太阳从正午一直移近西山的时候,他一直等待的客人终于踏着血一般的夕阳尾影如约而至。

  窗户被规律地扣响三声,长长短,孙哲平回以相反节奏的敲击,暗暗松了一口气。

  仿佛猎人对踏进自己领地的猎物的志在必得感。

  青年单手勾着窗棂倒翻进来,姿势娴熟地蜷缩在木椅上,调整身体,露出猫咪被顺毛时的惬意表情。他来之前大概洗过澡了,身上散发出干净好闻的香气,及肩的头发用黑底绣银的发带随便一束,隐藏在发丝间,歪过头时会裸露出白皙的脖颈和闪烁的银光。

  “...

3 52

啊啊啊啊啊明早考高数紧张得无法fu吸
请各位祝我一定别挂
考完试就发文,我的婴儿车都准备上路了但是路还在修(……我发誓以后别这么傻先把后面一截写了再倒回去写前面

4 4

【双花】灼热之血(ABO)

上一章

8.

  叶修叼着一根小树枝,一摇一晃,百无聊赖地坐在树下。

  他烟瘾很重,嘴里没有东西就浑身不舒服。Alpha学生们不敢靠近他,只有张佳乐跟他一起排排坐,无精打采地发呆。

  “张佳乐?”

  突然惊醒了似的,被叫到名字的omega往后重重一靠,脊背和树干接触,发出一声闷响。

  叶修莫名其妙,顺口把小树枝吐出来,伸手拍他肩膀,“干嘛,这就跪啦?喂我说你也太弱了吧大花中校,跟那只废物点心一样一样的……”

  张佳乐伸手,闪电般重重一敲他手臂麻筋,成功...

10 73

【双花】莫比乌斯环

  1.
天上的雪花飘飘荡荡,张佳乐裹紧围巾,抬头看着阴霾无际的灰暗天空。

  他不是第一次来北京,却是第一次在北京看雪,朦胧的白色从苍穹中飘落下来,把一切都染得悄无声息。路灯橙黄的光芒照亮了路边某栋建筑,“义斩”的巨大招牌和战队徽章熠熠生辉。

  现在是春节休赛,义斩大部分人都回家了,只有零星的光芒从几扇窗户里透出来。他深呼吸了一下,半张脸都淹没在衣领和围巾阴影里,踮起脚尖,做贼一样偷偷摸摸绕路到后门,街边小卖部老大爷的怀疑目光如芒在背。

  堂堂荣耀大神,竟然夜晚偷偷潜入义斩战队,究竟意欲何为?!

  震惊!义斩战队夜间遭窃贼搬空家底...

6 61

【双花】杀马特和洗剪吹

1.
  “问你呢,要钱还是要命?”

  孙哲平抬起眼皮瞟了一眼对方,爆炸头不良少年立刻战战兢兢把一沓五颜六色的纸币从裤兜里掏出来,双手交给他。他从鼻子里哼了一声,接过来,另一只手上握着的匕首在指间转了一圈,表演似的闪过一朵雪亮的花。

  “走吧,平哥以后罩着你。”

  不良少年干笑了两声,想到一个月零花钱长着翅膀对面前这人投怀送抱,立刻笑不出来,赶紧脚不沾地贴着墙根溜了。

  两张粉红毛爷爷、两张绿钞和若干小额钞票,孙哲平顺手卷起来往兜里一插,心情好了不少。

  ——这种愉快的心情一直持续到他在街角一家理发店门口,迎面撞上一...

6 52

唉忽然很想写杀马特乐和小混混孙,大孙收保护费的时候,在街头遇到了被洗剪吹理发师修剪成一朵奇葩的杀马特乐,两人一见如故一拍即合双双去学洗剪吹——
呸。
果然今天被b站双花视频虐傻了……
“babay——你妈妈一直说我老土,我就找了村口王师傅烫头……”——《杀马特遇上洗剪吹》by五色石南叶

4 4

【双花】叙情诗

  《叙情诗》

大一下学期过半的时候,孙哲平在宿舍里养了只猫。

  学校里常年踱步着许多猫,懒洋洋地趴在各个地方晒太阳;等到春天一过,盛夏将至时,就有许多小猫窝在大猫身边,一起找食吃了。

  刚出生不久的幼猫,毛绒绒的,只会细声细气地喵喵叫。四只爪子雪白,身上是浅灰色的条纹,乍一看就像玩偶似的柔软可爱。
  孙哲平摸它的耳朵,它就跟着抖抖尾巴,玻璃珠似的蓝色眼珠机灵地追着他瞧。

  “唉,多可爱啊。”舍友楼冠宁任劳任怨蹲下来冲奶粉,托着下巴看小猫,“骗来一卡车的女朋友都不是问题,是吧孙哥。”

  彼时楼道外的木棉花已经花谢,漫...

9 112

【双花】灼热之血(ABO)

7.
 枪声惊动了走在前面的人,几个人回头连比带划冲叶修喊了句话,神色之间倒不像是警惕——实在是这小白脸一脸惊恐,哆嗦得简直要站不稳了,见他们看过来,抖抖索索回手一指。

  被打了个对穿的树无辜地注视着他们:“……”

  所有人警戒起来,领头人摸了摸树干,皱着眉,紧接着抬头朝他们藏身之处的方向看过来。

  这人经验老道,仅凭子弹的切入角度就能大致判断弹道轨迹,他吩咐几句,立刻有几个人散开搜查。

  “动手。”

  张佳乐把手枪往腰间一插,抄起步枪开火,仓促间只听领头人在大声咆...

20 74
 
1 / 3

© 迷津 | Powered by LOFTER